向日葵视频无码下载

太阳快落山了,林承志与如蝶等人终于到了京城。

进城的时候是需要检查身份的。如蝶抱着涵姐儿下了马车,看着高大的城门她不由说道:“爹,这城门真大。”

林承志嗯了一声说道:“这儿是京城,自然是大了。”

检查完一行人就入了京城,林承志将如蝶一家三口带到他买的宅子内。文哥儿已经记回到他名下,以后不管是考学还是成亲都不可能靠林承钰。当然,就是没除继也靠不上他。

为了文哥儿将来考虑,林承志拿出仅剩下的积蓄给了清舒拜托她给买个小宅子。

这宅子堂屋加东西厢房一共六间屋,中间带有天井,入门的地方是厨房与柴房。

跨进这院,如蝶说道:“爹,这宅子花了多少钱?”

林承志笑着说道:“一千六百五十两银子。这还是清舒趁着官府拍卖时着人买下的,不然两千两银子都未必买得着。”

宅子虽然不大但地段非常好,出门走几步路就到了大街上交通非常便利。

如蝶有些疑惑,说道:“爹,这么个小宅子就要一千六百多两银子?”

在平洲一千六百两银子能买下个两进带花园的宅子了,这儿除了房子连个小院都没有只有个狭小的天井。

林承志笑着说道:“京城的东西比家里的贵多了,在这儿每日用的水都要花钱买。不过我们这院子有井,虽然这水不能吃但能洗衣洗澡,这样就能省许多的事。”

这个世界的孤独寂寞冷 她全都体会

若是他自己是买不着这宅子的。因为这样的宅子一早就被人盯上,哪还轮得着他。

如蝶一呆,说道:“这水不能喝,那我们喝什么?”

林承志经常跑京城对这儿的情况非常熟悉:“喝的水自然是去外面买。每日清晨都有人打了水来卖,我们到时候每日买几桶就好了。对了,买水一定要赶早,要晚了卖水的就走了。”

万翰采也没想到竟连水都要买,而且还得定时间:“岳父,若是赶不上怎么办呢?”

林承志笑着说道:“没买上也没关系,直接去人家家里买。”

如蝶不解了,问道:“去人家家里买?”

林承志指了下院子中间那口井,说道:“我们这口井的水带涩味所以不能喝也不能做饭,但有的人家里的井水带甜,这样就有许多人去他们家买水了。”

万翰采觉得很稀奇。

如蝶却更关心这些东西的价钱:“爹,那一桶水多少钱啊?”

“大桶一担三文钱,小桶一担两文钱。”

如蝶嘴巴不由张大了,说道:“爹,这儿也太贵了,一个月光买水就得九十文钱了?这还只是买喝的,若是洗衣洗澡等也要买光每个月的水钱就是一大笔数额了。”

林承志笑着说道:“那就看你舍不舍得了。其实一般的井水烧开了也能喝,就是味道不好。没钱的话也就讲究了,只是我喝不习惯。”

主要是他也不差这点钱,自不可能委屈自己。

如蝶迟疑了下问道:“那、那清舒也是买水喝吗?”

林承志摇头说道:“不是,她的宅子有好几口水井,那些水都能喝。不过清舒比较讲究,她们一家喝的水都是山泉水。”

“哪来的山泉水?”

林承志解释道:“山泉水就是山上的水!不过在京城只有那些大户人家才会这般讲究,清早就着人去山里打了山泉水回去喝。

清舒开始压根没派人去山里打什么山泉水,是封小瑜嫌她那儿的水难喝了,然后吩咐家里的送水队每日送了几桶水过来。

清舒并不愿受这好处,送了三次就给推脱了。谁想顾老夫人喝了那水再不愿喝家里的井水,清舒没法也只能派人去山里打山泉水回来。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,喝习惯了山泉水清舒也喝不习惯井水了。

如蝶张了张嘴,最后什么话都没说。

万翰采没想到清舒过得竟如此富贵讲究。虽他早知道清舒赚了不少钱,但没有哪次像现在这般强烈。

来之前万主簿千交代万叮嘱,一定要他跟清舒符景烯打好关系,说这样不仅他科考能得便利就是对他将来的仕途也有极大的帮助。

想到这里,万翰采问道:“岳父,我们时是否明日就去拜访二姐跟二姐夫吧?”

林承志嗯了一声说道:“我刚才让人去给清舒送了口信,与她说了我们明日过去。”

天黑了,如蝶也没见文哥儿回来:“爹,怎么小弟今日不回家吗?”

林承志笑着说道:“文哥儿平日都住学堂里,只有放假他才会回来,不过放假他基本都是住清舒那儿。”

如蝶点点头。”

清舒吃完饭就带着福哥儿在花园里散步,回来后就得了林承志与如蝶到京的消息。

易安看着她神色很平静,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清舒,我记得你与这个堂妹关系还不错啊?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那都是以前的事了,自她定亲以后就没有联系了。

若说嫁人以后没什么联系正常,定亲以后就不联系就耐人寻味了。易安问道:“不会是你这个堂妹做了什么事,惹你生气就不联系了吧?”

两人的关系也没有什么家丑不可外扬的,清舒简单与她说了下不联系的原因:“在此之前我们还有通信,可每次信里都夸张他未婚夫。一两次也就算了,次次都夸,我都觉得她有些魔怔了。”

易安闻言笑着说道:“也许人家未婚夫真这么好呢?”

清舒笑了下说道:“我家景烯说万里挑一也不为过了,但我就没觉得他是天上少有地上难寻的啊?”

“怎么,他有很多毛病吗?”

见清舒点头,易安好笑道:“既觉得他毛病很多,为何还嫁呢?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人无完人,不仅他有许多的毛病,我也有很多的缺点啊!我觉得这样才真实。”

易安非常感兴趣地问道:“符景烯有什么缺点,快点跟我说说。”

看着她一脸八卦的样子,清舒摇头道:“这个不能说。不过你若想知道,我可以将我的缺点告诉你。”

邬易安撇撇嘴道:“没兴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