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年男女免费视频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不知道,可以去问问陈浩,不过此时也算是好事,既然混沌之主对陈浩没有戒心,自然他的事算不了什么大事。”凌罗天说道。

“凌罗天前辈,确定说的事不是在忽悠我?”到了此时六欲红尘还是有些不相信,谁能在混沌圣殿内抢他们俩的徒弟。

“我知道想说什么,觉得我和剑通天在混沌圣殿的地位很高是吧?没人抢得了是吧?确实我和剑通天的实力很强,但是别忘了我跟说的,现在的境界看到的还太少,以后会慢慢接触到一些现在看不到的事情。”

“就比如混沌之主,他的实力已经完全超出了的想象,王者或者封号王者在他面前根本不算什么,我说的就这么多,等陈浩回来或者可以亲自问他也可以,这个人我倒是很好奇,竟然能够请动混沌之主。”凌罗天说道。

“连也不知道收陈浩为弟子的是谁?”六欲红尘问道。

“混沌圣殿有太多不知道的事,也不是所有人我都认识,还有没有想混沌之主那样的人也是未知,但是这次看来,应该是有的。”凌罗天说道。

“一切等陈浩回来后再说吧,晚辈叨扰,先行告退。”六欲红尘说完,拱手离开了五行殿。

虽然凌罗天说的话让他相信了一半,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担心陈浩的安危,毕竟陈浩可是洪荒大世界唯一的希望,以后再想出现这样的人难了,条件也不允许培养出这样的一位修炼者。

洪荒大世界内,碧云她们从天庭回归后重新过上乡野生活,等待陈浩的回归,自从混沌圣殿的前辈到来后他们安心多了,知道陈浩进入混沌圣殿,回来只是时间问题也就没那么整日提心吊胆的感觉。

自陈浩去往混沌早已过去了无数年,在洪荒大世界的时间流逝中甚至连他的传说都已经很少很少了,能知道他的人除了华夏族,陈氏就只有他的几个亲朋好友,很多强者隐匿不出,在洪荒大世界内处在自己的位置,一直未有出现。

天庭在曾勇的管理下倒是没出现过什么岔子,毕竟他后面站的人几乎都是洪荒大世界内最强大的那些人,没人会去作死的挑衅。

清纯女神宋伊人夜景清纯写真

只是时间过迁,碧云她们的交流圈越来越小,甚至除了呆在地球,现在已经很少和人来往,曾经的华夏族圣地依然成为了禁地,很多人小辈甚至不知道里面住着什么人。

现在洪荒大时间的实力可以说已经非常强劲,整个大世界在稳步的踏入年老期,陈浩离开的这些时间里,光准圣都达到了数十位,圣人全部补齐。

碧云她们的实力也都妥妥的到了准圣顶峰,除了踏出那一步基本上进无可进了,到了大世界的极限,但是谈何容易,至少现在的洪荒大世界还未有一人有这个迹象。

要说最有希望的人,现在反而不是鸿钧和罗睺,再次达到他们那个境界的人是血魔老祖,这个洪荒大世界的异类。

说他是异类完全没冤枉他,吞噬一道即使现在的鸿钧和罗睺都得头疼,要不是那血魔老祖知道陈浩,甚至天庭内还住着一位来自混沌圣殿的大能,他早就把整个洪荒大世界捅破天了。

现在可没人制止得了他,在洪荒大世界除了碧云等人他可以说走路都是横走着的,道祖和罗睺根本没被他放在眼里。

现在的洪荒大世界谁不知道他血魔,说出去都能让所有修炼者颤抖的存在,并且在洪荒大世界中有了直接的势力,号称血魔宫。

这时候正好血魔宫内议事,他手底下都是一些杀气滔天的家伙,此时争论个不休“老祖,那天庭算什么东西,竟然派人来我血魔宫警告我们,还说让我们以后收敛点,他们是不是疯了。”一名长得奇形怪异的人说道,他那脑袋起码抵别人两个,而且两边凸出,要多丑就得有多丑。

“是啊老祖,丑魂说的没错,他天庭算什么东西啊,竟然敢来命令我们血魔宫,即使他有道祖在身后,又算什么啊。”

血魔老祖此时听得是直打瞌睡,这群家伙疯起来简直比他们还疯狂,这些年没少干什么坏事,要不是他还存在着一点理智,这些人敢直接打到紫霄宫去。

“行了,别一口一个什么东西,天庭就是天庭,这个还需要我和们重复一遍吗?”血魔老祖问道。

“老祖,那天庭就曾勇那一个废物,修为准圣,现在,现在是他竟然骑到我们血魔宫头上来了,他一个准圣初期的小子算啥,我们随便一人都能挑翻他,真是不知道自己姓啥了。”有人叫嚣道。

“说完了?”血魔老祖眯着眼睛问道。

“老祖我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我们不能动天庭,还有那华夏族。”有人不服气的说道。

“因为我说不能,这理由够吗?还有这些年们坏事没少做,该收敛就收敛点,这个世界没们想的那么简单,如果不相信的话,最好去华夏族的祖地地球看看那个雕像,还有天庭的话必须得听,如果们都活够了当我没说,这血魔宫我成立他只是想跟道祖和罗睺证明我的实力不比他们差,们做的那些事我可不给们担着。”

“扯我的旗可以,但是别去作死的惹天庭和华夏族。”血魔老祖一双牛眼瞪着,呼着白气,想来也是气得不行,这些家伙简直无法无天了。

“对了,们可以去祸害佛门啊,这个我绝对不反对。”血魔老祖补充道。

“佛门那才几个小虾米啊,根本不值得我们动手。”

“那我就没办法了,们想折腾那可以啊,折腾罗睺的后辈,比如帝释天,比如道祖的弟子,都行,但是我再是一遍别再去惹天庭还有华夏族,这是我最后说一遍,没有以后。”血魔老祖吼道。

一段时间没敲打他们,竟然敢绑了华夏族的一位少主,而且还是陈氏的一位少主,简直想把天都捅破去。

“老祖那陈氏的少主怎么办?我们好不容易才抓来,费了不少力气,华夏族的实力也不弱。”

“,说的就是,是抓的是吧,亲自送回去,知道我那几个弟妹亲自给我发信息了吗?这事不小了。”血魔老祖头疼的说道,幸好这些家伙没干出什么出格的事。